無彈窗小說網 > 歷史 > 水滸浮世錄
  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二百二十四章 突破重圍

  “所有人,立馬放下武器!”
  冬夜的呼嘯寒風在街上飄蕩著,不時有被驚醒的百姓,一打開窗門剛想罵兩句,等看清了外邊奔騰的戰馬,和全副武裝的士兵后,他們不禁自覺的關上了窗。
  董平站在屋檐上,看著附近已經呈八個方向包圍過來的遼國騎兵和步兵,他的眼神卻是絲毫沒有異動。
  遼國軍隊在兀顏光的指揮下,迅速將楊再興和劉赟,連同梁紅玉和扈三娘給包圍在了核心。
  看著那些武裝到牙齒的士兵,董平的眉頭也擰成了一團。
  看樣子,這些人就是遼國最精銳的士兵了。
  董平雙手抱在胸前,一臉平靜地環視著下方的幾千人馬,從他們身上的盔甲,和手上的武器可以推斷出,甚至還不是一般的精銳。
  “大宋鎮東候,山東第一高手,中原第一武舉人,雙槍將董平。”
  兀顏光從馬上跳了下來,將手中的方天畫戟戟刃朝下,猛地一刺。
  只聽“啪——嚓”一聲,那支畫戟已經插進了大理石磚下,兀顏光昂著頭看向董平,冷笑一聲道:“我聽候你的大名已經多時了,沒想到你居然敢自己送上門來,今天總算有機會和你較量較量!”
  他話音剛落,附近的士兵也警覺地往前圍了上去,想從董平的視線死角處爬上屋頂包圍住他。
  “呵呵,兀顏統軍,真是聞名久矣,不如一見啊。”
  董平笑了笑,放下了手臂,又往前走了幾步,卻把那些正準備攀爬的人給震住了。
  “怎么,出動這么多人來歡迎在下,在下可是承受不起啊。”董平說著,右腿一用力,整個人騰空而起,往下方的街道上躍去,呼吸間已經平穩落地,到了兀顏光的身前。
  “不準動,離兀顏統軍原點!”
  附近的遼國士兵蜂擁而上,將手中的長槍紛紛對準了董平等人。
  看了看他們一臉怒容的神情,董平只是攤了攤手,大笑了兩聲說道:“別這么激動,我只是想奉勸你們幾句話。”
  兀顏光眉頭皺了皺,他什么也沒說,只是一臉陰沉地盯著董平。
  附近的士兵也心中情緒復雜,要打不打的,這董平究竟在搞什么鬼?
  半天過去了,兀顏光還是揮了揮手,示意附近的士兵退下去一些。
  “兀顏統軍,你果真是個英雄好漢,契丹人中,我向來聽聞過你的大名。”
  董平笑了笑,語氣平靜地說著:“只不過,給高俅當狗的話,可就不是英雄作為了。”
  一瞬間,附近的遼軍士兵就像冰面上扔進了一顆巨石一般,已經炸開了鍋。
  “混賬,趕緊向統軍大人道歉!”
  “敢侮辱我們大遼雄師,今天就叫你們全族死盡!”
  “行了,都安靜!”
  兀顏光對后方揮了揮手,示意所有人停下來。
  那些人見狀,盡管心中有怨氣,也只得強忍著放下了兵器。
  “看樣子,你是不想心平氣和的談了。”
  兀顏光沉聲說道。
  “兀顏統軍若是想一戰,我自當隨時奉陪。”董平神色自若地笑道。
  “行,這是你自找的。”
  兀顏光冷笑一聲:“所有人,一起上,把這狂妄的人給滅了!”
  他話音剛落,附近的遼軍士兵早已按捺不住,嘶吼著對董平一行人發起了沖鋒。
  董平冷哼一聲,早已經飛起一腿,直往兀顏光頭部踢去。
  兀顏光身軀往側邊一閃,早已躲開了這一擊,隨即,他右手拔出附近的方天畫戟,以雷霆之勢向董平刺去。
  眼神劇烈地閃爍了一下,董平也不敢輕視,先是往后猛地臥倒,隨后右腿踢出,將兀顏光的戟桿撞斜了幾分。
  站穩身子后,董平往后猛地退出了十余步,右手一探,取出了鎏金槍在手,在遠處用力擲出,目標正是前方的兀顏光。
  兀顏光眼中閃過一道寒芒,看這槍已經躲閃不及,迅速抬起了手中的方天畫戟,剎那間,一道煙塵籠罩住了兀顏光的身影。
  只聽“鏘”一聲巨響過后,兀顏光一連后退了好幾步,終究是攔下了這一擊。
  然而,在董平這全力一擊的同時,他也已經露出了極大的破綻。
  幾乎是同一時間,上百條槍從四面八方,帶著呼嘯的風聲,向著董平戳了過來,董平迅速地一瞟,那些人已經封鎖住了他幾乎所有的退路。
  “大哥,當心啊!“
  楊再興幾人看董平陷入了險境,在拼命抵擋附近敵軍圍攻的同時,也咬著牙往董平所處的方向沖了過去。
  那些遼國士兵臉上也露出了嘲諷和嗤笑的神色,似乎在他們看來,下一個瞬間取下董平的項上人頭,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。
  只可惜,他們漏算了一件事。
  “鏘!“
  “什……么,這這么可能?”
  一身脆響過后,在上千人目瞪口呆地神情下,董平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時候,已經到了上半空。
  與此同時,他的左手中不知道什么時候,已經出現了一把通體墨黑色的弩機。
  而他的右手上,正握著一把奇形怪狀的黑色器械。
  時間沒有給那些遼國士兵反應的機會,董平雙手迅速扣下了扳機,剎那間,天空中已經拋射出了兩道優美的銀色弧線。
  “鏘鏘鏘鏘鏘!“
  一片慘叫聲后,遼國士兵在強烈的攻勢下瞬間慌亂了起來,沒有死的,也紛紛嚇得往后逃竄。
  與此同時,一道撕裂感從董平的身上傳了過來,又似乎,要把人貫穿一般。
  他強忍著疼痛,繼續扣動著手中兩把武器的扳機。
  猛地踢向附近的房屋墻壁,借力在空中翻轉了一周,平穩落地之后,董平往附近的遼軍士兵快速地掃了掃,他的眼神中卻帶上了一絲陰沉。
  剛才用神雕弩和沙漠之鷹發出的十幾道攻勢,并沒有起到董平預料之中的效果。
 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,他手上的神雕弩瞬間爆裂開來,飛揚在空中的鋼鐵碎片把董平全身刺得鮮血淋漓。
  這是一瞬間射光五輪五十發弩箭,所帶來最為嚴重的后果。
  而同時,身上那道被貫穿的感覺也越來越強。
  董平強忍著那股感覺,調用腎上腺素把傷口給封住了。
  但是,疼痛,卻沒有辦法阻止。
  除了被沙漠之鷹擊中身死的幾個人之外,那些遼軍居然沒有任何人陣亡!
  錯不了,果然是玄重鎧!
  董平心中暗罵一聲,這遼人身居燕地,坐擁天下礦產之都,居然已經大規模裝備了如此高強度的盔甲。
  玄重鎧,以五層熟銅片混合二層普通隕鐵打造而成,其硬度,足以抵擋床弩的一擊!
  ”兀顏光,放他們走,我留下來,對付你們所有人。“
  董平平靜而帶著一絲冰冷的聲音,迅速在深夜中寂靜的街道擴散開來。
  兀顏光隨手將方天畫戟再一次插進了地磚里,隨意地一笑:”怎么,終于認清局勢了?“
  ”你所忌憚的,唯我一人而已,與他人無關。“董平陰沉著臉看向對面的兀顏光,沉聲說道:“這是我賭上一個戰士的榮耀發起的挑戰。”
  “你,敢接受嗎?”
  兀顏光沒有急于回話,他只是整理了下盔甲里的衣領,笑著搖了搖頭。
  而那些離董平最近的士兵,心中卻都有些不寒而栗。
  雖然他們都是久經沙場的百戰勇士,再殘酷的場面,他們也不是沒有見過。
  但是,就在剛才,董平在他們的眼前,用那把漆黑的器械,瞬間將他們身邊幾個人的腦袋,隔著十幾米,硬生生地給轟碎了。
  關鍵是,完全沒有任何手段,那些人就那么毫無征兆地,變成了一灘碎肉,他們甚至看不到,董平的黑色器械里面,究竟發出了什么恐怖的攻擊。
  他們上戰場數十年以來,見識過無數血腥的戰斗,但是這種同伴被莫名其妙剝奪了生命的場面,還是讓他們像被澆了一盆涼水一般,從天靈蓋到下半身都是渾身冰涼。
  這種怪物,還要這么和他戰斗?
  “我要是不答應呢?”
  半天過去了,兀顏光只是發出了一聲似笑非笑的聲音。
  “那你自然清楚這么做的后果,你該不會認為,你兀顏光的頭會比他們更硬吧。”董平雙手抱在胸前,語氣平靜地說道。
  一陣寒風從街上刮過,空中的呼嘯聲越來越大,云層中也是一片朦朧,不時有細微的雪花落下,很顯然,一片暴風雪正在醞釀之中。
  所有的遼軍士兵都看著兀顏光,他們也漸漸冷靜了下來,非常明顯,他們足有三千多人的規模,董平的實力再恐怖,也絕對無法摧毀他們全部。
  只要兀顏光愿意,這一戰他們仍然是壓倒性的優勢。
  “按照規矩,大遼和你們漢人現在是敵對關系。”兀顏光似有深意地笑著:“不過……”
  “作為一個戰士,我不會拒絕你的勇士精神,所有人聽令,不用再阻攔除了董平之外的人!“
  兀顏光平靜的聲音隨著他飄蕩的披風,在這夜間迅速飄散開來。
  所有人一時間都愣住了。
  統軍這是打的什么算盤,要放了這些人?
  但同時,他們立馬給楊再興五人讓開了路。
  作為遼國最精銳的部隊,他們對命令的絕對服從和優秀的紀律性自然不容置疑。
  不過,楊再興五人卻是一動不動。
  “怎么?都沒聽到我的話?”董平眉頭一皺,拳頭死死地攥了起來,大聲喊道:“所有人,離開燕州,這是命令!”
  與此同時,隨著怒吼聲的傳播,董平只覺得那道刺痛感正在沖破傷口,隨后,又往體內沖擊,在四肢百骸內迅速擴散開來。
  傷口,又崩裂了,血如泉涌。
  而且,還有一種麻痹感。
  猛一咬牙,董平一口咬向舌尖,以疼痛敢感欺騙著大腦,將精神給徹底穩住。
  “沒錯,這是命令!”
  扈三娘眼中的神色閃爍著,她往前走了幾步,一點也沒把那些遼國士兵的阻攔放在眼里。
  那些人盡管心中惱怒,礙于兀顏光的命令,也只得放下攔路的兵器讓開了一條路,眼睜睜地看著扈三娘五人往董平走去。
  “不過,我也是你的妹妹,你現在一個名分都沒有,你要怎么命令我們啊?”
  扈三娘看著不遠處的董平,微笑自若地說著。
  “賢妹說的不錯。”
  楊再興也走上前來,昂著頭高聲說道:“你現在只是個山大王,還……”
  “哎,我說老楊,你這話可不對。”
  劉赟隨意地搭著肩上的槍,一臉平靜地說道:“他現在連個分封儀式都沒辦,山大王都算不上一個,你說我們憑什么聽他的,是吧,娘子?”
  “你那嘴巴和這些契丹人,我統統都會收拾的。”梁紅玉撫摸著劍柄上的凹凸,一臉平靜地說道。
  那些遼軍個個怒火中燒,手中的兵器握地咯吱作響,要不是命令,他們恨不得現在就把這幫人徹底大卸八塊。
  明明饒了他們一命,這些人居然還這么大言不慚地討論著敵人的生死,尤其是那種語氣,讓人簡直想動殺手。
  “唉,真是不給我面子。”劉赟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,將肩上的槍往空中一拋,那桿槍很快已經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弧線。
  下一個瞬間,那柄槍已經落到了他舉起的右手上。
  “聽好了,所有人。”
  劉赟昂著頭環視著所有人,他眼中的情緒嚴肅中帶著一抹冰冷的氣息。
  “要我們離開,除非這里不剩下一個活人!”
  一剎那間,全場都沉寂了下來。
  所有人都停止了動作,注意力集中到了劉赟等五人身上。
  他們想知道,這些人究竟能自信到什么地步,才能在這種重重包圍下談笑自若。
  此時,沒有人注意到,石寶什么時候已經不見了。
  董平也一臉冰冷地神情,盯著對面的劉赟等五人。
  沒人注意到他的右手,正捂在什么地方。
  只是他那道創口上滴落的鮮血,已經把被薄弱的積雪覆蓋的地面,漸漸染上了一層鮮紅。
  場面,幾乎是死一般的寂靜。
  就像是,黎明前的黑暗,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寧靜。
  雪花,漸漸大了起來。
  飄蕩在這寒冷的冬夜,如同死神的宣告,修羅的降臨,即將摧毀每一個人的意志。
  隨后是,鋪天蓋地的暴雪,隨著狂風,從遠處的穹頂上,呈雷霆之勢掃蕩了過來。
  。
無彈窗小說網(www.yjij.icu)
(快捷鍵:←)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(快捷鍵:→)
無彈窗小說網 > 歷史 > 水滸浮世錄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奇游乐园热门棋牌游戏
通比牛牛赢钱技巧 骰子的6种声音 欢乐二人雀神腾讯 腾讯分分彩买大小技巧 麻将两人合作作弊技巧 怎么玩彩票能挣钱 北京pk10全天稳定计划 江西时时系统漏洞 管家婆内部三肖八码 一个赌徒10年赌博经验 pk106码最佳打法 时时彩注册送47元彩金 新宝gg平台登录 软件计划怎么跟好 百人斗龙虎现金 帝豪娱乐会所